跳转到路径导航栏
跳转到正文内容

余华:马拉多纳适合阿根廷队 这支强队里没有矛盾

2010年06月28日06:18   新京报     欢迎发表评论   转发此文至微博
余华:马拉多纳适合阿根廷队这支强队里没有矛盾

华 作家,浙江海盐县人。著有中短篇小说《十八岁出门远行》《鲜血梅花》《一九八六年》《河边的错误》《古典爱情》《战栗》等,长篇小说《在细雨中呼喊》《活着》《许三观卖血记》《兄弟》。

  在勒斯滕堡皇家巴伏肯体育场内,余华观看加纳同美国队的比赛。他很安静,进球时也不会站起来拍手庆祝。像是他的小说《古典爱情》那样,含蓄而内敛。

  他的看球年龄可以追溯到一个相对遥远的年代:1978年。那时刚改革开放,世界杯决赛的录像,在电视台反复播放。

  十八岁出门远行

  1960年出生的余华,与马拉多纳同龄,后者成为他足球世界里一个格外重要的人。1978年,18岁的余华开始看世界杯,虽然没能像现在这样远赴国外亲临现场,但是他的思绪,已经跟随异域的足球和草坪“出门远行”。

  新京报:来南非总共看了多少场世界杯比赛?

  余华:现在总共看了五场比赛,分别是西班牙对智利、意大利对斯洛伐克、墨西哥对乌拉圭、西班牙对洪都拉斯、阿根廷对墨西哥。英国同德国队比赛肯定会非常精彩,但它跟阿根廷同墨西哥队的比赛在同一天打,所以我只能选择阿根廷队的比赛了。

  新京报:为什么放弃那场比赛,单独选择阿根廷?

  余华:我比较看好阿根廷,像贝肯鲍尔这样的人非常适合德国队,但他不适合阿根廷队。马拉多纳恰恰非常适合阿根廷队。你别看马拉多纳接过阿根廷队教鞭后刚开始成绩并不太好,世界杯预选赛打得磕磕绊绊,差点拿不到来南非的飞机票。不过还好,最后他们终于出线了。我看到他们在积水的场地俯冲的场景,也很感动。

  新京报:你如何评价马拉多纳的执教?

  余华:马拉多纳把整个阿根廷队调整得很好,因为他是那些球员的偶像。另外他有一个本领是别人没有的,他是一个很骄傲的人,从不轻易恭维别人。现在他拼命地吹捧他们的队员,这就立刻能调动起队员们的激情和斗志来,马拉多纳都表扬你了,你还不玩命啊!他也表达了对穆里尼奥的尊重。他跟穆里尼奥肯定合得来,因为两个人都是谁都瞧不起别人的人。我都怀疑梅西位置后移是不是穆里尼奥的建议。可能是穆里尼奥告诉他,梅西在后面的威慑力更大。

  新京报:其实自从上任那一天起,关于马拉多纳的执教就一直有很多不同说法。

  余华:是的。你说马拉多纳懂球是没有任何问题的。他从1990年世界杯就已经像半个教练了,他在场上能够不断地指挥其他队员。他这支球队是我们看到的强队中没有矛盾的,他放弃了里克尔梅,选择了贝隆。里克尔梅那种大哥是你要给他提鞋、泡茶的,而贝隆则是那种老好人的大哥。所以公布23人名单时我也纳闷,怎么还有贝隆?每支球队中都需要一个大哥,马拉多纳选择贝隆是对的,他在比赛中打得不错,马拉多纳现在显然是很会用人的。天才放到别的地方也是天才。这个时候你就能感觉到,马拉多纳是最适合阿根廷队的。我认为这届世界杯是从1982年到现在,最精彩的一届世界杯。

  新京报:你崇拜马拉多纳?

  余华:马拉多纳和我是同一年出生的,都是1960年。我是跟着他一起成长的。他退役时,我还没退休,我的工作是可以赖着不走的。不仅是我,很多人都喜欢马拉多纳,像我们这代人真的是看着一个球星的成长,看着他如何到一个顶峰,然后走向低谷。这个人的性格是那么地讨人喜欢。马拉多纳是一个将“人的本性”流露得很多的人。很难有人能够超过他。现在梅西有那种潜质。自从马拉多纳退役后,阿根廷队缺少核心。自从马拉多纳让梅西后撤后,阿根廷队的进攻变得非常犀利。

  新京报: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看世界杯的?

  余华:我是从1978年开始看世界杯的,当时是冠亚军争夺战的录像反复播。那个时候才知道有世界杯。我在小学的时候踢过球,我们当时就组织了学校的足球队。当时我们根本就不知道足球应该怎么踢,什么越位根本就不懂。到了1982年就开始正式看到世界杯。

  新京报:在海盐做牙医时,你就是个球迷了吧。

  余华:是的。1982年世界杯时,我还是牙医。到1986年世界杯时,我就是作家了,开始看马拉多纳。所以说我们这一代人对马拉多纳都有一种很奇怪的情感。

  兄弟

  本届世界杯,4支球队代表亚洲参赛,当然,没有中国队。朝鲜队的比赛,在赛前、赛中和赛后,被所有人———包括他们自己———超越足球地过度阐释,余华认为,0比7输给葡萄牙就是受到了过多场外因素的影响。他还认为,亚洲球队应该效法日韩,练好任意球功夫。

  新京报:到目前为止,这届比赛没有特别冒尖的球星。

  余华:确实有这个问题。但到现在为止,比利亚的表现还是很不错的。梅西虽然没进球,其实总体表现还可以。这届世界杯被世界最关注的球员,应该是日本的本田圭佑。他在同丹麦队比赛时,一个进球一次助攻。那个助攻多漂亮啊,一下子就把对方那个后卫给过了,结果短传助攻。因为这个人物的存在,才让日本队上了一个台阶。这些球星中,鲁尼的表现很糟糕。现在的球星还是2006年世界杯被关注的人,经过4年的磨练,他们已经成为世界杯的主角。往往这些人成为主角后,其他新人就很难出来。本田圭佑这个人确实跟其他球员不太一样,他不像个亚洲球员。

  新京报:你怎么看亚洲球队在本届世界杯的表现?

  余华:澳大利亚最后也算是光荣地战胜了塞尔维亚。第一场比赛丢4个球太多了,我认为他们没完全做好准备。

  朝鲜队是和其他31支球队完全不一样的球队。他们的场外因素比另外31支球队多得多。这支球队给我的感觉就是,他们的命运其实并没有掌握在自己手中。朝鲜过来的时候,他们的目标还是拿冠军呢,理由是伟大的金正日领袖会支持我们。但这是说说而已,其实他们自己心里也不会信。第一场同巴西队比赛后,国际舆论对朝鲜队的拼搏精神大加赞扬。这是很难得的,因为这么多年了,国际舆论对朝鲜从未赞扬过。结果他们第二场比赛进行直播,最后输了个0比7。如果他们不直播的话,顶多输0比3。葡萄牙队的实力比朝鲜强很多,但还不至于输0比7。他们可能是想到国内直播,就想赢,结果心态就不对了。如果他们像第一场打巴西那么打,最终的结果可能不是这样的。

  韩国队能进16强,有些人说有运气成分,但更是一种实力的体现。本届世界杯,韩国和日本的直接任意球破门总共有三个。韩国队一个,日本队两个。以前直接任意球得分的,都是拉美球队。但现在小组赛打完后,直接任意球进球的,三个全是亚洲球队创造的。这就意味着,亚洲球队在取长补短。日本和韩国,找到了如何战胜强队的法宝,他们之前肯定是苦练任意球了。任意球绝技不是你在床上睡觉做梦想出来的,是需要苦练的。在任意球方面,日本、韩国表现出来的水平,已经是世界级的。

  新京报:亚洲球队在比赛中还算团结,没有像其他球队爆出很多矛盾。

  余华:意大利队球员互相指责,我在看台上看得清清楚楚。所谓的团结和不团结,其实就是胜和负。赢了球之后,哪怕是仇人都能团结;输了球之后,哪怕是亲兄弟都会打架。在现场看球,有一点很明白的就是,球员在比赛场上的争吵是比赛的一部分。他们是人,不是机器。没有必要对这个太关注。如果丢球后没有互相指责的话,就不是足球了,是篮球了。因为篮球在丢一分后捞回来很容易,需要大家互相鼓励。足球就是这样,一个失误造成丢球后,就好像把一支球队从天堂打到了地狱,那个时候球员的火爆脾气可能就会迸发,这是很正常的。队友之间互相吵架,是足球比赛的内容之一。

  新京报:很多人都在质疑里皮的用人。

  余华:我很能理解里皮。2006年为他创造神奇的那批队员现在还在踢球,他舍不得放弃他们。人的情结是不一样的。我当然知道意大利还有很多出色的球员,但他还是舍不得放弃当年跟自己打江山的那批人。卡纳瓦罗的速度明显不如从前了,但他还是用。这就是情感。

  活着

  2001年,中国男足闯入世界杯决赛圈,余华将此功劳归于米卢,认为米卢的经验很重要的一条是,很会处理与队员们的关系。草坪少、足球场少、足球人口少……中国想要成为足球强国,有许多工作要做。目前中国足球的现状,或许很像他的一书本名:《活着》。

  新京报:你对足球很熟,有没有想过去电视台做个解说嘉宾?

  余华:那没有,真正的解说员和解说嘉宾,都是要下工夫的。我犯不上这样,看球主要是为了快乐。

  新京报:每届世界杯都有关于足球解说员的话题,你怎么看?

  余华:我觉得我们中国的解说员还算不错。任何国家的球迷或者媒体,都会对自己国家解说员有各种各样的看法,解说其实也是众口难调的。有些人嫌你声音太大。比如说黄健翔的解说在中国算是很有激情的,但也有人说他太过激情了。但我不认为他过了。比如刘建宏的解说,有人认为他太过理性,但我也不完全这么认为,因为他有时候也叫、也喊。解说肯定是每个国家风格不一样,每个解说员自己的风格也不一样。另外你要知道,那个CCTV是很麻烦的,不让你放开说。如果有出格的话,领导马上就会通过导播提醒他的。在这种情况下,我觉得是很没意思的。

  新京报:你看中国足球吗?

  余华:很久没看了。以前也看,尤其是世界杯外围赛。中国足球就2002年那一届出去了。那届能够成功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米卢很会处理同队员之间的关系。这个队里两个最大刺头:郝海东和孙继海。他用不着23个队员全部搞定,只搞定那些刺头就可以了。他搞定郝海东的方法是吹捧郝海东,他跟郝海东说,他是世界杯小禁区内速度最快的球员之一,跟罗马里奥是一样的。郝海东背后说过很多米卢的坏话,米卢知道这些,但他不计较。米卢之前、之后的国家队,根本就不像一支球队。到现在为止,越来越不像一支球队了。在世界杯赛场上能够走得远的,往往是那些像一支球队的球队。现在的国家队首先一点就是请个好的教练。好的教练有很好的执教能力,另外需要一个很强的人事能力。比如说法国队,他们的问题就出在队员们没把教练放在眼里。

  新京报:你觉得中国队应该找一个什么样的主教练?

  余华:中国国家队今后要有一个像米卢这样,两面三刀,什么都会的教练。像马拉多纳这样的教练,恐怕也就适合阿根廷这样的国家,不适合其他球队。高洪波,从目前状况来看,就看他跟球员关系处得怎么样了。高洪波有个优势,就是他是球员出身。他对整个国家队情况非常了解。至于我们的水平,这都以后再说吧,现在就这样了。看着日本队3比1战胜丹麦队后我感触很深,因为日本队在上世纪80年代就是一支比中国香港队稍微强点的球队。那个时候日本赢中国叫亚洲足球的冷门,但现在我们都不知道该叫什么了。

  新京报:我们的足球基础太薄弱了。

  余华:我们的乒乓球项目之所以强,是因为我们的乒乓球桌太多了,有很多人家里都有乒乓球桌。但是我们这个国家虽然很大,草坪太少了。而且很多城市的草坪是不让人进的。我去过那么多国家,没有一个国家的草坪是不让人进的,就中国。另外我们的足球场太少了,足球场基本上是用于田径的。周围是跑道,中间是跳远、标枪……诸如此类的。我们是一个人口大国,但不是足球大国。假如某个孩子在花园里踢球,肯定会被骂出来的。我们没有一个很好的足球环境。我们中国踢球的人口,比日本、韩国少得多。

  新京报:我们以前的足协领导被抓起来了。

  余华:那就是另外的问题了。腐败的问题是没有任何办法的。我看韦迪上任后做了很多动作,包括把所有中层干部换了一遍。媒体批评他,我觉得韦迪有个回答很好:“你们是不是想让我跟南勇做得一样?”我觉得这个回答非常好。说白了,我认为韦迪去足协换中层干部,是对的,他只能信任水上中心的那些人。

  新京报:你今后会写一本关于足球的书吗?

  余华:可能不会,呵呵。足球是一种娱乐。在世界杯期间能来现场看比赛,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。我感觉到了南非写世界杯,就好比去找一头公羊挤奶,挤了半天,挤不出来东西。

  在细雨中呼喊

  坐过27年牢的曼德拉,让余华想起了另一个人:甘地。因为出任南非总统,余华认为,曼德拉从圣人降格为伟人,“圣人不能入俗,不能掌握权力。”但无论如何,世界上任何一块不自由土地上的民众,心中都会为甘地、为曼德拉留下一席之地。

  新京报:你见过南非作家库切吗?

  余华:没有见过,南非有两个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的作家,一个是戈迪默,一个是库切,我都没见过。

  新京报:这次有机会见到他们吗?

  余华:应该没有,戈迪默现在好像还住在南非,库切应该是移民澳大利亚了。

  新京报:你怎么评价库切的作品?

  余华:库切的作品应该是非常优秀的,我看过他写的两本书。一本书是《迈克尔·K的生活和时代》,另外一本就是他写的那个《耻》。《耻》出版以后,他就移民澳大利亚了,在南非呆不下去了。南非有很多作家都非常有名,包括一些黑人作家,他们当年都是曼德拉的铁杆支持者。包括戈迪默和库切。但1994年曼德拉执政以后,他也是身不由己。他在开普敦监狱里考虑的是黑人的权利,但当他当上南非总统以后,考虑的是非国大利益。假如马丁·路德·金没有在孟菲斯被白人种族主义者打死的话,能够活到现在,像奥巴马一样的话,他可能也不再是为黑人权利斗争的人,而是成为一个为政党利益而斗争的人。我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屁股指挥脑袋,这是对的。

  新京报:你怎么看曼德拉这个人?

  余华:首先他是非洲大陆上产生的最伟大的人。27年的监狱生涯,没有消磨他的意志。而且最重要的是,那个时候蹲监狱是不知道将来会怎样的,更不知道将来有一天会成为南非总统。那个时候蹲监狱,就好比样板戏里面的一句话:要把牢底坐穿。一生都要蹲在监狱里,而且随时有可能被杀害。这样的现实不但没有消磨他的意志,而且出狱以后,胸怀变得更加宽广了。如果曼德拉不就任南非第一任总统的话,可能会更好,就好比甘地不当印度第一任总理一样。他们都是圣人,圣人是不能执政的。如果曼德拉后来不为自己的政党做那么多不该做的事情,他应该是个更伟大的人物。曼德拉本来是可以一直是圣人的,但他执政了,执政就不能是圣人了,只能算是个伟人。圣人跟伟人是不一样的。圣人不能入俗,不能掌握权力。

  本报记者 赵宇 发自约翰内斯堡、勒斯滕堡

  新浪体育独家稿件声明:该作品(文字、图片、图表及音视频)特供新浪使用,未经授权,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全部或部分转载。

Powered By Google

更多关于 阿根廷 余华 的新闻

新浪简介About Sina广告服务联系我们招聘信息网站律师SINA English会员注册产品答疑┊Copyright © 1996-2010 SINA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

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